热门新闻 News

首页 > 每日概况 > 正文

当春运遭遇文学

作者:admin   发布时间:2018-9-12 14:33:27  浏览量:0
当春运遭遇文学   毕竟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无数春运加入者和未加入者更有无数个春运的视角,其中的寒温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。

  撰稿|张斌璐

  在所有的车站里,混乱无疑是最显著的特征。只有一个混乱的车站才让人亲近。

  火车站观察

  “穿过国境长长的甬道,就到了雪国。”川端康成小说《雪国》著名的开头实际上是中国北方的常态。每年春节,总有多少人从南往北,或者从北往南,或者朝着各种方向进行遥远的迁徙。这个庞大的人群,一路上将穿过无数长长短短的隧道,到达各种各样的终点。这场旅程的终点,大多是他们各自生命的起点。中国古代称为“还乡”,现在通称“春运”。  

  春运和时间相关,和空间相关,和具体生活相关,和语言相关。数以亿计的人在同一个时刻产生的剧烈动荡,所形成的黑洞也足以吞噬其中每一个具体的灵魂或欲望。于是,火车站里浩大的人流便成为了代表该黑洞的主要景观。很多媒体都在这个时候热烈采集人们浩浩荡荡聚集在车站的照片,阿城在《棋王》里描述过知青插队的车站也与此类似:

  车站是乱得不能再乱,成千上万的人都在说话。谁也不去注意那条临时挂起来的大红布标语。这标语大约挂了不少次,字纸都折得有些坏。喇叭里放着一首又一首的语录歌儿,唱得大家心更慌。

  在所有的车站里,混乱无疑是最显著的特征。与其说这种混乱是秩序失衡所造成的结果,倒不如将其看成一种蓄意的追求。车站本来就应该是混乱的,只有一个混乱的车站才让人亲近。尽管有大红布标语或者高音喇叭试图证明秩序的存在,但实际上更加彰显出现场的混乱不堪。这让人联想起现代车站的滚动式电子标语,以及候车大厅里的女声播音,而混乱似乎也并无多少改观。有人找到了民国作家李同愈的小说《平浦车站》,描述民国时期返乡列车:

  每一节三等车中都挤得满满的了。从来没见过这样挤法,连针插不进一枝了。第一批挤上去的是精壮的年轻汉子,他们的身体像一堆货物,塞在车厢的走道间,彼此直着脖子站着。第二批挤上去的就只好站在靠门口的地方,把车门都撑住了,没有法子关闭。其余的呢,就只好挤在车厢外的站台了。

  从来就这样,未曾改变。人流的混乱诉诸作家的感官,情感在其中反而显得微不足道。就像肖开愚的诗《北站》中所写“我感到我是一群人”——在整个迁徙中,每个人都仿佛是一群人,甚至是一堆货物,而春运则是关于这堆货物的大型运输。在整

本文固定链接:http://ibaiyang.org/ao/a/2018/2842297995.html